素食学校素食文化区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素食学校素食文化区 > 素食文化 > 【素食文化】弘一大师与丰子恺的《护生画集》

最新课讯

更多>>

教学回顾

更多>>

【素食文化】弘一大师与丰子恺的《护生画集》

发布时间:2018/03/06 素食文化 浏览次数:710

 

弘一大师(1880.9-1942.9),李叔同,又名李息霜、李岸、李良,谱名文涛,幼名成蹊,学名广侯,字息霜,别号漱筒;祖籍浙江平湖,生于天津。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,在音乐、书法、绘画和戏剧方面,都是冠绝当时,被誉为“二十文章惊海内”的奇才。从日本留学归国后,担任过教师、编辑之职,后剃度为僧,法名演音,号弘一,晚号晚晴老人,成为佛教律宗的一代宗师。

 

李叔同和学生丰子恺,师生友情的共同信仰促成了共同追求。1927年弘一法师(李叔同)、丰子恺、李圆净(李圆净1894—1950广东三水人,本名荣祥,别号圆晋,又署无相,圆净是他的法名。)三人商编《护生画集》。弘一法师的《护生画集》创作主张是“盖以艺术作方便,人道主义为宗旨”。丰子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毕生致力于《护生画集》的创作。《护生画集》的成就,是李叔同和丰子恺师生之谊对中华文化的杰出贡献,是中国漫画史上的典范,是中国传统文化宝库里的瑰宝。

 

 

丰子恺,曾用名丰润、丰仁、婴行,字仁,号子恺,浙江崇德(今桐乡)人。中国现代画家、散文家、美术教育家、音乐教育家、漫画家和翻译家,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。他的文章风格雍容恬静,漫画多以儿童作为题材,幽默风趣,反映社会现象。丰子恺给孩子们写了一封信《给我的孩子们》,书籍《我的苦学经验》深受读者喜欢。丰子恺师从弘一法师(李叔同),其毕生创作的《护生画集》成为漫话艺术的杰作,更成为人类心灵之爱的传世瑰宝。

 

 

《护生画集》是佛教界、文艺界的大师们合作的文化精品。整套画集中的诗文,有引用的古诗文和弘一法师所撰的诗文,其余为丰子恺等所作。此书在各界和广大普通民众中广泛流传,影响深远。

 

 

 

全套六册成书于1978年,总计收录了450幅画作。从1929年到1979年,先后在不同时期各集相继出版。1979年10月,新加坡佛学院院长广洽法师(法名照融,字广洽,弘一法师后来又为他另起法号普润)募集资金在香港时代图书有限公司出版,1985年六册护生画原稿后由广洽法师于当年9月捐给浙江博物馆收藏,前后相继创作的过程长达46年。以后出版的版本很多,其中包括翻译成外文的译本。1985年上海海天出版社出版的《护生画集》是中国内地第一次以全集的方式最完整版本,丰子恺的夙愿最终告以圆满实现,这是他一生和其他先贤们意念坚决、刻意追求和为之坚毅不懈、呕心沥血的结果。

 

 

《护生画集》的问世,凝聚着弘一法师(李叔同)、丰子恺等先贤们一生的心血。《护生画集》创作和出版,是丰子恺、弘一法师(李叔同)和其他先贤共同创作的结晶。《护生画集》创作起念和绘成画幅整个创作过程的前前后后,丰子恺和弘一大师有着不解之缘。李叔同(弘一法师)在1911年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学美术和音乐学成回国,先后在天津、上海从事教学并发动和致力于新文化活动,1912年到杭州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担任图画和音乐教员。此时,17岁的丰子恺考取浙江省立第一师范,受教于文学家夏丐尊,艺术家李叔同。李叔同担任他的图画课教师。丰子恺受其教诲和熏陶,学业优秀,深受老师的赞许,丰子恺一生奉李叔同为恩师。李叔同“嫌艺术的力道薄弱,过不来他精神生活的瘾”。经常带学生丰子恺到“深窥百家之奥”的马一浮处听他谈哲理和佛学,李叔同虽比马一浮年长3岁,但在佛学方面,一直把马一浮视作良师,他在马一浮影响下披剃出家,法号弘一。马一浮对李叔同的出家起了点化作用。李叔同出家后,师生情深的丰子恺,试图割断尘缘,追随老师。弘一法师告诫丰子恺,出家也有烦恼而大可不必。丰子恺暂只作罢。1927年,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白色恐怖中的血雨腥风,使丰子恺苦闷彷徨,似乎成了迷途的羔羊。是年,弘一法师云游到上海,投宿于丰子恺家。相处两月,丰子恺再也难抑向佛之心,终于拜弘一为师,皈依佛门,做了居士。《护生画集》就在这样的历史、文化背景和思想基础上酝酿和创作的。

 

六集《护生画集》画作都是丰子恺先生作画。1929年,《护生画集》第一册画成,共50幅,有庆弘一法师50寿辰之意。并约定到大师百岁之时,共绘六集,每集增加10幅。李叔同寄予丰子恺的希望,丰子恺对恩师作了承诺:“世寿所许,定当遵嘱。”第一集在1929年2月由李圆净编辑,开明书店出版。画作中所配诗文由弘一法师书写,马一浮作序。以后,上海海天出版社出版的内地第一个六集版本中,还有陈星先生(杭州师范大学弘一大师·丰子恺研究中心主任)撰写了“出版前言”,详细地介绍《护生画集》诞生的整个过程。

 

 

第二集在1940年11月开明书店出版,弘一法师已年迈体虚。抱病配诗文并书写,夏丐尊(1886-1946,浙江上虞崧厦乡人。原名铸,字勉旃,号闷庵,别号丐尊,我国著名文学家、教育家、出版家)撰文作序。大师还为续集写了跋文:“己卯秋晚,续护生画绘就,余以裹病,未能为之补题,勉力书写,聊存遗念可耳。”法师自知来日无多,先后给李圆净、夏丐尊写信,要求他俩和其他先贤对丰子恺后几集的编绘鼎力相助,并为以后的《护生画集》的取材、编排、风格等方面作了详细的交代。1942年10月,法师在泉州圆寂。1946年后,夏丐尊先生、李圆净居士相继离世。《护生画集》功德圆满的使命落到了丰子恺一个人身上。

 

为遵大师遗嘱和自己对大师的承诺,丰子恺在1948年绘成第三集,开明书店的章锡琛提议由卜居香港的叶恭绰(1881--1968,字裕甫,号遐庵,番禺人。是中国当代书画大家,曾任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画院院长、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等职)配诗文并书写,章锡琛(1889—1969,别名雪川,绍兴马山镇人。近代出版家)作序,丰子恺作了自序。丰子恺先生转辗南北,几度奔波,1950年3月《护生画集》第三册(当时书名为《护生画三集》)由上海大法轮书局出版。

 

第四集在广洽法师海外募款的帮助下,由朱幼兰(1909-1990年,上海佛教协会副主席,著名书法家)配诗文并书写,广治法师作序。《护生画四集》遂于1961年初在新加坡詹匐院出版。

 

1965年6月初,在广洽法师和友人建议下,丰子恺收集诗文90篇,寄虞愚(浙江山阴人。字佛心,号德元。1909生,卒年不详)先生书写,然后逐一作画。1965年8月,90幅护生画绘毕,寄往广洽法师。法师己在新加坡募集出版款项,签好出版合同。亲自作序,9月,第五集出版发行。

 

到了“文革”时期,时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的丰子恺遭受迫害,《护生画集》成为“反动书刊”。丰子恺执意要把第六集完成。 此时此刻,有关书籍损失殆尽,画材缺乏,友人朱幼兰为他提供了一册《动物鉴》。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,护生画第六集100幅于1973年终于绘成,托朱幼兰保管。1975年9月15日,丰子恺与世长辞。1978年秋,广洽法师再度赴沪。闻丰子恺举动大为感动。离开上海时,带走原稿,随后就募款将第一至第六册于1979年10月由香港时代图书有限公司出版,时年80岁的广洽法师,为第六册作了序。他后来感叹地写道:“不受环境的挫折而停顿。不受病魔的侵患而退馁。以护生则护心。永远保持这颗赤裸裸对待人的良心善念,生死以之,义无反顾。”

 

丰子恺先生创作《护生画集》的念想:“护生者,护心也。去除残忍心,长养慈悲心,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。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。”按照弘一法师旨意和意愿。其寓意为保护一切生灵,弘扬佛家的人道精神。在《护生画集》中,丰子恺先生所描绘的猪牛羊鸡鸭、鸟兽蚁蝼,乃至一切有生命的生灵,寥寥数笔,笔到意先。栩栩如生,横生妙趣。要人们关爱动物,不要伤及它们的生命,宣扬“护生就是护心,救护禽兽虫鱼只是手段,倡导仁爱和平是目的”。在以后的丰子恺与既是同学又是友人曹聚仁的论争中,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:“我们为什么要‘杀敌’?因为敌人不讲公理,侵略我国;违背人道,茶毒生灵,所以要‘杀’。故我们是为公理而抗战,为正义而抗战。我们是‘以杀止杀’不是鼓励杀生,我们是为护生而抗战。”受到了广泛的民众和有识之土赞许和认可。第一集的序言中,马一浮先生曰:“故知生,则知画矣,知画则知心矣;知护心则知护生矣。吾愿读是画者,善护其心。”广洽法师在第六集序言又云:“盖所谓护生者,即护心也,亦即维护人生之趋向和平安宁之大道,纠正其偏向于恶性之发展及暴力恣意之纵横也。是故护生画集以艺术而作提倡人道之方便,在今日时代,益觉其需要与迫切。虽曰爝火微光,然亦足以照千年之暗室,呼声绵邈,冀可唤回人类苏醒之觉性。”可见《护生画集》感召力的强大。

 

《护生画集》是丰子恺先生半个世纪的信守,从1924年走上画家道路的丰子恺,一生矢志以求,他的作品风格达到中国漫画史的高峰,被世人称为“中国漫画之父”,享誉海内外。中国语言学家、文学家叶圣陶先生称:“子恺的画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,给了我一种不曾有过的乐趣,这种乐趣超越了形似而神似的鉴赏,而达到相与会心的感受”。《护生画集》的绘图,是丰子恺先生漫画风格的代表作品,是中国乃至世界漫画宝库里的经典,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枝奇葩。他和弘一法师所倡爱生敬养思想对现世也很有意义,他们孜孜不倦地求真精神深得世人的敬仰。《护生画集》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,值得后人借鉴学习和继承,让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更加发扬光大。

 

  作者:李良观

[责任编辑:广洁]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