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食学校素食文化区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素食学校素食文化区 > 素食名人 > 吃谷糠、吞野菜,不娶妻、不置家,他行乞三十年,只为修建公益学校

最新课讯

更多>>

教学回顾

更多>>

吃谷糠、吞野菜,不娶妻、不置家,他行乞三十年,只为修建公益学校

发布时间:2019/09/16 素食名人 浏览次数:519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%E5%BE%AE%E4%BF%A1%E5%9B%BE%E7%89%87_20190828150227.png
编写说明…

电话:020-82200079

招生办:18665719056

 官网:素食营销网  www.sushi001.com

官微:素食学校    sushixuexiao

一个大字不识的乞丐,却想要兴修义学院,这不是痴人说梦吗?
义学院:能够让穷苦人家子弟免费念书的公益学校。
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故事的第一反应大抵如此,然而在中国历史上,真就有这么一位“千古奇丐”,行乞三十年,建起三处义学,让无数穷家子弟获得了受教育的机会。
他成了享誉中外的平民教育家、慈善家,中国历史上以乞丐身份被载入正史的唯一一人。
他就是,武训。
悲惨的童年——早年丧父、行乞做工
1838年,道光十八年,山东堂邑县柳林镇武家庄的一个武姓贫苦农民人家,迎来了一个新生男娃,因为在叔伯兄弟们中排行老七,得名武七。
但对于本就穷得揭不开锅的这一家来说,武七的出生带来的并不是喜悦,而是更重的生活负担。
连吃饱穿暖都成了奢侈,哪里还能去学堂上学?
但每次路过学堂,听到从里面传来的琅琅书声,武七都会在门外驻足良久。
终于有一天,他拿着忍饥挨饿乞讨来的20文钱,鼓足勇气走进了学堂:“老师,我也要念书!”
然而迎面而来的是其他学童的鄙夷以及教书先生的驱逐。
“臭要饭的,哪里有资格来学堂念书?还不快滚!”
这时候他才开始意识到,原来自己和学堂的距离,不只是没钱那么简单。
求学无果,生活还要继续,然而苦难却远远没有结束。
7岁那年,武七的父亲去世了,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,更是雪上加霜,他只好跟着母亲四处乞讨为生。
14岁,母亲担心他这样下去未来无法成家,于是让他离家去当佣工。
他为人老实,干活带劲,勤勤恳恳地工作,却屡受欺侮,常常遭到打骂和责罚。
那时他在一个雇主家连续干了三年,没拿过工钱,后来家母生病想要支点工钱,雇主却欺负他不识字,做了假账蒙混过关。但武七不傻,当面对峙,结果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寒冬腊月,他被雇主赶出家门,在一座破庙里昏睡了三天三夜。
也是在这个时候,他做了一个改变其一生的决定——兴修义学院。
既然上不了私塾院,不如自己着手攒钱,修建义学院,让更多像自己一样的穷苦子弟能有机会念书,不因文盲受欺负。
“扛活受人欺,不如讨饭随自己;别看我讨饭,早晚修个义学院。”
从此他以此为毕生信念,开始了一生的修义学之路。
吃最粗劣的食物,过最赤贫的生活
然而,一个毫无积蓄的乞丐,养活自己都困难,凭什么能够修建义学院?
当旁人都觉得这件事如天方夜谭一般,武七却坚定如初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
21岁的他,开始着手自己的大业。他到各地去行乞集资,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剪掉了长辫子,只在两边额角各留一撮短毛,十分丑陋,以此来获得别人的施舍和同情。
每次讨得好的衣物和食物,他就设法卖掉换钱,自己则吃谷糠、吞野菜,或是捡些烂菜叶吃。
嘴里还哼着“吃杂物,能当饭,省钱修个义学院;吃得好,不算好,修个义学才算好。”
有时还会像个江湖艺人那样表演锥刺身、刀破头、扛大鼎这样的节目,以获得赏钱。
他白天乞讨卖艺,晚上则做些纺线活。在农忙时会给富人打短工,另外他还为他人做媒,收取谢礼和佣金。
就这样,长年累月,他终于有了一些积蓄,兴修义学的梦想,也似乎不再那样遥不可及。
但是光靠乞讨攒钱,速度还是太慢,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?
后来他听说县上有一位杨举人,为人正直,值得信赖,可以将钱款寄存在他那里并通过借款生息赚钱。
于是他跑去杨府求见,跪了一天一夜,才终于见到了杨举人。
他透露了自己积钱修义学之大业,不仅受到了杨举人的赏识,还得到了他的鼎力相助。
终于在1888年,50岁的武七花钱4000余吊,在自己家乡建起了第一所义学院,取名“崇贤义塾”,并亲自到当地有学问的进士、举人家里跪请他们来任教,邀请贫寒人家送孩子来上学。
1890年,第二所义学院在河北馆陶县建成,1896年,他求得了官绅资助,又开办了第三所义学院。
这三所义学,让无数没钱上学的孩子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,还掀起了一股兴学之风,培养了众多人才。
三十多年时间,武七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而自始至终他都吃着最粗劣的食物,过着最赤贫的生活,一生不娶妻、不置家。
因为他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自己最初的愿望——兴修义学,让更多出生穷苦的孩子有机会上学。
后来山东巡抚得知武七的善行,特下令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,并捐银200两,赐名武七为武训,奏请光绪帝以“乐善好施”的匾额,清廷授以“义学正”名号,赏穿黄马褂,从此武训名声大振。
1896年4月,他因病逝世,终年59岁,师生哭声震天,自发送殡者达万人。
据悉他是在琅琅书声中含笑离世的,虽然出生卑贱、一生贫苦,但他的内心却无比富足。
武训精神永流传
1950年一部《武训传》电影上映,引发轰动,但是这部电影在上映后不久便遭到了猛烈抨击,更是成为了新中国的第一部禁片。
有人说,武训不过是个典型的清政府奴才,装疯卖傻、骗人放贷,并没有那么高尚。
他的行为不过是为了维护和宣传封建文化的“阶级”行为,他不过是个“甘为旧势力下跪与妥协”的臭乞丐。
但在当时的封建社会背景之下,对于一个没文化、没背景的草民,他的所作所为或许是万般无奈之举。
若是让我们回到武训那个时代,也未必有勇气有魄力揭竿起义。若以如今的时代视角去批判他,未免有些“何不食肉糜”。
我们应该宣扬的,不是他那时的行为,而是他对教育平等的执着追求,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,以及舍己为人的无私精神。
张学良称他“行兼孔墨”,杨虎城赞他“风兴百世”。
梁漱溟为他题词“志气专诚”,冯玉祥为其题词“特立独行,百世流芳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”
季羡林在成为国学大师之后,也丝毫没有失去对武训先生的敬仰之情,还曾为他题词。
郭沫若曾说:“在吮吸别人的血以养肥自己的旧社会里,武训的出现是个奇迹。”
滚滚历史洪流中,又有多少个如武训这般心系百姓,受尽一生苦难只为让更多人拥有受教育机会之人呢?
高山仰止,景行景止。武训虽一字不识,但他的精神令人敬佩、流芳百世。
无论身处哪个时代,武训都不应该被遗忘,他的圣心,他的德行,他的使命,值得我们去铭记和传承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