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素食故事 / 【素食故事】约翰·罗宾斯:一位父亲对女儿素食从愤怒到忏悔的承诺!

【素食故事】约翰·罗宾斯:一位父亲对女儿素食从愤怒到忏悔的承诺!

一位父亲对女儿的承诺:我永远不会再让一口受如此待遇的动物身上来的肉碰到我的嘴唇。

约翰·罗宾斯首语: 在我写了”新世纪饮食”后收到的众多信中,我想跟您分享以下这一封。这封信是我在九十年代中旬收到的。作者是加利福尼亚旧金山的一位男士。这封信代表的是,至少对我来说,所有人都有希望。

罗宾斯先生:

  您的大作“新世纪饮食”对我们的家庭影响甚大。大约两年前,我可恨不得宰了您。请允许我解释

        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,我要什么就得到什么。当我的女儿朱丽十几岁时,她宣布要吃素,因为她拜读了您的大作。我认为这纯属无稽之谈,并要她停止这种荒唐行为。当她不听话时,我很愤怒:“我是你爹,”我跟她说,“我比你懂。”

  她却回答我:“我是你女儿,这是我的生活。”

  我们为此事吵了无数次,我们相处的很不好。我们之间关系紧张,最终都归结到无止境的有关素食的争议。我简直为此疯狂。从我的角度看来,她不尊重我,又自行其事。她对我的评价也完全一样。

  起初,我和我太太逼她吃肉,可是她非常抵抗,吃饭变成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。到最后,我们只好让她吃她的素食。不过我总让她知道我自己的看法。当个理想主义者是可以,但是要脚踏实地。不过她跟我说,当律师是可以,但是要有开放的心。我们的关系日趋恶化。

  有一年我过生日,她为我做了“床上早餐”,但是早餐中没有培根,没有香肠,连鸡蛋都没有。当然结局又是非常的不愉快。

  我提醒她这是我的生日,不是她的生日。她却引用您书中的章节,开始告诉我鸡和猪是怎样过生日的。唉,我的生日,一大早的头一桩事就是这个。

  高中毕业后,朱丽搬了出去,我很高兴,因为我实在对此事很疲倦了。每顿饭都是个事。我让她吃肉她不肯,她让我别吃肉我不愿意。家里没有和平可言。但是当她离开后,我又想她。我当然不想我们吵的那些架。但是我想不到自己会那么想念她。

  几年以后,朱丽找了个丈夫,不久后,她又怀孕了。当我的外孙出生后,我简直别提有多高兴了。当然好景不长。不用说,朱丽要她的儿子,我的外孙,从小就吃素。这一次,我真的不再退让了。“你若要毁自己的生活也就罢了,”我跟她说,“但是你不能毁了这个无辜的小孩的健康。”就我来看,她简直是在虐待孩子。我还真考虑要给儿童服务部门打电话。我相信他们若不逼我女儿正确的喂养孩子,就会把孩子从她的手中领走。在太太的极力劝阻下我才没走那一步。

  我接受女儿茹素已是勉为其难,她让我的外孙吃素,是我所完全不能接受的。最终,我们的关系日趋恶化,她完全不肯再见我。她对吃素的愚蠢坚持不仅毁了我和女儿的关系,也让我和外孙的关系损失惨重。她甚至不肯带他来,也不让我去看他。我完全被拒之门外。

  我想我至少应该把自己的门打开,于是通过我太太 (这时朱丽已完全不肯跟我讲话),我问她下一次过生日想要什么。她说她最想让我看您的书“新世纪饮食”。我跟她说这不可能,因为这太耗时间了。她说只要我看,我每看一个小时,她就让我跟我的外孙相处一小时。她真聪明,知道我的弱点。

  就这样,罗宾斯先生,我看了您的书,整本书我都看了,一字不漏。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您对当今动物饲养条件的描述。我完全不知道是如此的严重,简直是恐怖。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。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。当我看到残忍时,我认得。这简直是极端的残忍。

  您肯定听过多次了。但是我所读过的书中,没有一本书以这样的方式影响过我。我真的不知所措。

  我看完书后,就打电话给她。“跟你说了别打电话给我。”她一听是我就这么说。“我知道”,我说,“我看完书了,我要你跟孩子过来吃饭。”

  罗宾斯先生,我是一个傲气的男人,接下去说的话对我来说很难出口。但我知道我必须说。所以我就这样说了:“最亲爱的朱丽,请原谅我。你过来后我不会再跟你吵架了。我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,我现在明白了。” “若你过来,我们的桌上不会再有肉。”

  电话的另一头是沉默。我后来才知道她在哭。但我当时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我还必须说些什么。“从此以后,这个家里再也不会有肉了,那些从工厂式农场出产的肉。”

  “您是在开玩笑吗?”她难以置信。

  “我不开玩笑,”我说。“我说话算话。”“我们过来了。”她说。

  我真的说话算话,我家里从此以后就没进过肉。我们不再买肉。朱丽在教我们如何做素食汉堡,豆腐,还有很多以前我讥笑的东西。我完全不在意,我把它当做一种探险。

  从那时起,他们来吃了很多次快乐的晚餐,还有很多很多次别的快乐时光。罗宾斯先生,您能明白这事对我的涵义吗?我的女儿回来了,我的外孙也回来了。我的女儿真是一个太好的人!我的外孙到现在为止,还没得过一次感冒,或耳道感染等常见的小儿病。她说是因为他吃的好。我说是因为他有全世界最好的母亲。

  对动物的如此待遇是错的,大错而特错。您是对的。动物永远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,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不应该。

  我向您作我对朱丽所作的同样的承诺。我永远不会再让一口受如此待遇的动物身上来的肉碰到我的嘴唇。

  如今,当朱丽说动物是她的朋友,而她不吃朋友时,我不再像过去那样跟她争辩。我只是微笑,很高兴的意识到我不再跟这样一位特殊的人物过不去。我也很高兴我可以跟我外孙的眼睛对视,很高兴知道我正在为把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尽心力。

 

长按关注素食学校 

广州素食学校

—做素食产业的黄埔军校

厨艺|管理|养生|传播

微信号:sushixuexiao

编辑|广洁

同时检查

素校学员宿舍卫生突击大检查

           将一整瓶 …

在线报名
 
QQ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020-82200079